关于陆贞这人的历史书

已邀请:

一弦

赞同来自: ccguaiwu

杜撰人物而已

小雨写立可白

赞同来自: 米苏

江湖上有个戏称,说湖南卫视[微博]有两个收视神器——一个简哥、一个于妈(简远信为《回家的诱惑》《活佛济公》《百万贤妻2》的编剧;于妈则是网友给于正[微博]起的昵称)。  这两位的剧收视很牛的同时,也有着引发吐槽的反作用力。  正在热播的《陆贞传奇》收视争冠,此剧延续了于正作品一贯的爱情套路,服饰华美却被指有抄袭痕迹。另外,虽然于正作品很能扯这件事已经不需要例证了,但是历史迷们仍是非常气愤他完全“指鹿为马”,剧中最扯的是,辽朝皇帝耶律洪基的老婆萧观音,竟然穿越400多年与高演、高湛上演了一出“穿越时空的爱恋”。除了服饰,《陆贞传奇》的剧情也与《大长今》颇像——女主角同样是无父无母的孤儿,进宫后同样遭受百般刁难。不过,女主角都凭借聪明才智屡建奇功,后来还成为掌握重权的一代女官。相比于正自封的“古代杜拉拉励志传奇”,这更像“国产《大长今》”。

张伟

赞同来自: DreamRush

杜撰的,历史上没有这个人。。。。

高纯研

赞同来自: 章璋

实际上陆贞这个人在历史中并不存在,只是导演编出来的,历史上的第一位女宰相并不是陆贞,虽然也姓陆,但陆贞这个人是并不存在的,因此并没有关于陆贞的历史书。详细信息可以看百度百科

陆琳

赞同来自:

电视剧的内容完全是瞎编的,编剧的某些依据来自于《北齐书》和《北史》里面的陆玲萱:下面是一些记载:陆令萱,北齐女官,封女侍中,后主高纬乳母,被称为太姬(北齐皇后之母的尊称)。北史中记载她是高欢部将骆超之妻,因夫谋反而配入掖庭,做了后主高纬的乳母,并得到到胡太后的喜爱。陆令萱为人机智精明,办事干练,说话得体,善于奉迎高湛及其胡后。从此便在宫中得到信任。公元565年,高湛禅位给高纬。九岁的高纬继承皇位,朝中大权操纵在他母亲胡太后和尚书左仆射和士开的手中。由于后主是陆令萱一手抚养长大的,所以在感情上后主与陆令萱更好,对陆令萱的话也是言听计从。随着后主的主政,陆令萱的权力也越来越大,成为宫中总管,在后宫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高纬本娶太尉斛律光的女儿为皇后,但后来却专宠皇后带来的侍婢穆黄花。公元570年,穆黄花生下皇子恒,陆令萱便收穆黄花为义女,帮助她获得了“弘德夫人”的封号。[1]同时作主将高恒让给斛律皇后为养子,使高恒得立为太子。斛律皇后被废黜后,陆令萱多次劝说高纬立穆夫人为皇后,胡太后却主立自己的侄女胡昭仪为皇后。陆令萱对此并不死心,以穆夫人的儿子高恒是太子为由,日夜游说劝说,终于使穆夫人被立为左皇后。一日陆令萱在与胡太后闲谈时,忽然叹了一口气,说道“真是人心不可测呀,亲侄女竟然说出那种话来。”胡太后忙问何事,陆令萱欲言又止,摆摆手,摇摇头,说:“这话可不便说出来。”胡太后追问再三,陆令萱才说:“胡皇后对皇上说,‘太后行为多有不法,不足为人母训’”。不守妇道的胡太后最怕人揭她伤疤,不由火冒三丈,立刻叫人把胡皇后唤来,不容分说,命侍女把她头发剃光,遣送回家。公元573年,后主立穆夫人为皇后。因为陆令萱是穆皇后之母,所以号称“大姬”(太姬),视一品,班列在长公主之上。令萱之子穆提婆与母亲合谋,权倾天下,立祖珽为宰相,杀胡长仁,都出自于陆令萱的指示。穆提婆后求娶斛律光庶女,斛律光不同意。这样陆令萱母子与斛律光结怨。后陆令萱母子与祖珽为谋,便诬告斛律光想谋反,后主信以为真,于公元572年,诱杀了斛律光。由于祖珽势力的不断增长,势力渐渐与陆令萱不相上下,陆令萱便与之展开了一场争权夺势的斗争。她利用自己控制后宫的有利条件,不久就战胜祖珽,使祖珽失势,罢免他侍中等职,贬为徐州刺史。接着使穆提婆接替祖珽,为尚书左仆射,集军政大权于一身。公元576年,北周大举进攻北齐,齐军节节溃败。公元577年,周军攻克邺都,后主携幼主逃至青州(今山东省益都)。在关键时刻,他的宠臣高阿那肱投降了周军,并俘获后主、幼主作为见面礼,致此北齐灭亡。陆令萱在其子穆提婆降周后,也被迫自杀。北史》中关于陆令萱的记载散见于《列传第九》《列传第二》等。1、穆提婆,本姓骆,汉阳人也。父超,以谋叛伏诛。提婆母陆令萱尝配入掖庭,后主襁褓之中,令其鞠养,谓之干阿你,遂大为胡后所昵爱。令萱奸巧多机辩,取媚百端,宫掖之中,独擅威福。……令萱又佞媚,穆昭仪养之为母,是以提婆改姓穆氏。及穆后立,令萱号曰太姬,此即齐朝皇后母氏之位号也,视第一品,班在长公主之上。2、后主皇后穆氏,名邪利,本斛律后从婢也。母名轻霄,本穆子伦婢也。转入侍中穴钦道家,奸私而生后,莫知氏族,或云后即钦道女子也。小字黄花,后字舍利。钦道妇妒,轻霄面黥为宋字。钦道伏诛,黄花因此入宫,有幸于后主,宫内称为“舍利大监”。女侍中陆大姬知其宠,养以为女,荐为弘德夫人。武平元年六月,生皇子恒。于时后主未有储嗣,陆阴结待,以监抚之任不可无主,时皇后斛律氏,丞相光之女也,虑其怀恨,先令母养之,立为皇太子。陆以国姓之重,穆、陆相对,又奏赐姓穆氏。胡庶人之废也,陆有助焉,故遂立为皇后,大赦。初,有折冲将军元正烈,于邺城东水中得玺以献,文曰“天王后玺”,盖石氏所作。诏书颁告,以为穆后之瑞焉。3、穆提婆求娶光庶女,不许。帝赐提婆晋阳之田,光言于朝曰:“此田神武帝以来常种禾,饲马数千匹,以拟寇难,今赐提婆,无乃阙军务也?”由是祖、穆积怨。周将军韦孝宽忌光英勇,乃作谣言,令间谍漏其文于邺,曰“百升飞上天,明月照长安”,又曰“高山不推自崩,槲树不扶自竖”。祖珽因续之曰:“盲眼老公背上下大斧,饶舌老母不得语。”令小儿歌之于路。提婆闻之,以告其母令萱(陆令萱)。萱以饶舌斥己也,盲老公谓珽也,遂相与协谋,以谣言启帝曰:“斛律累世大将,明月声震关西,丰乐威行突厥,女为皇后,男尚公主,谣言甚可畏也。”帝以问韩长鸾,鸾以为不可,事寝。祖珽又见帝请间,唯何洪珍在侧。帝曰:“前得公启,即欲施行,长鸾以为无此理。”珽未对,洪珍进曰:“若本无意则可,既有此意而不决行,万一泄露如何?”帝曰:“洪珍言是也。”犹豫未决。会丞相府佐封士让密启云:“光前西讨还,敕令放兵散,光令军逼帝京,将行不轨,事不果而止。家藏弩甲,奴僮千数,每遣使丰乐、武都处,阴谋往来。若不早图,恐事不可测。”启云“军逼帝京”,会帝前所疑意,谓何洪珍云:“人心亦大圣,我前疑其欲反,果然。”帝性至怯懦,恐即变发,令洪珍驰召祖珽告之。又恐追光不从命。珽因云:“正尔召之,恐疑不肯入。宜遣使赐其一骏马,语云‘明日将往东山游观,王可乘此马同行’,光必来奉谢,因引入执之。”帝如其言。顷之,光至,引入凉风堂,刘桃枝自后拉而杀之,时年五十八。于是下诏称光谋反,今已伏法,其余家口并不须问。寻而发诏,尽灭其族。《北齐书》卷八 帝纪 第八 后主 幼主……(后主)任陆令萱、和士开、高阿那肱、穆提婆、韩长鸾等宰制天下,陈德信、邓长颙、何洪珍参预机权。……[2]《北齐书》卷九 列传 第一 诸后武成皇后胡氏,安定胡延之女。其母范阳卢道约女,初怀孕,有胡僧诣门曰 :“此宅瓠芦中有月”,既而生后。天保初,选为长广王妃。产后主日,号鸣于产帐上。武成崩,尊为皇太后,陆媪及和士开密谋杀赵郡王睿,出娄定远、高文遥为刺史。和、陆谄事太后,无所不至。后主皇后胡氏,陇东王长仁女也。胡太后失母仪之道,深以为愧,欲求悦后主,故饰后于宫中,令帝见之。帝果悦,立为弘德夫人,进左昭仪,大被宠爱。斛律后废,陆媪欲以穆夫人代之,太后不许。祖孝征请立胡昭仪,遂登为皇后。陆媪既非劝立,又意在穆夫人,其后于太后前作色而言曰 :“何物亲侄女,作如此语言 !”太后问有何言,曰 :“不可道 。”固问之,乃曰 :“语大家云,太后行多非法,不可以训 。”太后大怒,唤后出,立剃其发,送令还家。帝思之,每致物以通意。后与斛律废后俱召入内,数日而邺不守。后亦改嫁。后主皇后穆氏,名邪利,本斛律后从婢也。母名轻霄,本穆子伦婢也,转入侍中宋钦道家,奸私而生后,莫知氏族,或云后即钦道女子也。小字黄花,后字舍利。钦道妇妒,黥轻霄面为“宋”字。钦道伏诛,黄花因此入宫,有幸于后主,宫内称为舍利太监。女侍中陆太姬知其宠,养以为女,荐为弘德夫人。武平元年六月,生皇子恒。于时后主未有储嗣,陆阴结待,以监抚之任不可无主,时皇后斛律氏,丞相光之女也,虑其怀恨,先令母养之,立为皇太子。陆以国姓之重,穆、陆相对,又奏赐姓穆氏。胡庶人之废也,陆有助焉,胡遂立为皇后,大赦。初,有折冲将军元正烈于邺城东水中得玺以献,文曰“天王后玺”,盖石氏所作。诏书颁告,以为穆后之瑞焉。武成时,为胡后造真珠裙袴,所费不可称计,被火所烧。后主既立穆皇后,复为营之。属周武遭太后丧,诏侍中薛孤、康买等为吊使,又遣商胡赍锦彩三万匹与使同往,欲市真珠为皇后造七宝车,周人不与交易,然而竟造焉。先是童谣曰 :“黄华势欲落,清觞满杯酌 。”言黄花不久也,后主自立穆后以后,昏饮无度,故云清觞满杯酌。陆息骆提婆诏改姓为穆,陆太姬,皆以皇后故也。后既以陆为母,提婆为家,更不采轻霄。轻霄后自疗面,欲求见,太后、陆媪使禁掌之,竟不得见。[2]《北齐书》卷十二 列传 第四 诸王……帝又使冯子琮召俨,俨辞曰:“士开昔来实合万死,谋废至尊,剃家家头使作阿尼,故拥兵马欲坐着孙凤珍宅上,臣为是矫诏诛之。尊兄若欲杀臣,不敢逃罪,若放臣,愿遣姊姊来迎臣,臣即入见。”姊姊即陆令萱也,俨欲诱出杀之。令萱执刀帝后,闻之战栗。又使韩长鸾召俨,俨将入,刘辟疆牵衣谏曰:“若不斩提婆母子,殿下无由得入。”…………自是太后处俨于宫内,食必自尝之。陆令萱说帝曰:“人称琅邪王聪明雄勇,当今无敌,观其相表,殆非人臣。自专杀以来,常怀恐惧,宜早为计。”何洪珍与和士开素善,亦请杀之。未决,以食舆密迎祖珽问之,珽称周公诛管叔,季友鸩庆父,帝纳其言。以俨之晋阳,使右卫大将军赵元侃诱执俨。元侃曰:“臣昔事先帝,日见先帝爱王,今宁就死,不能行。”帝出元侃为豫州刺史。九月下旬,帝启太后曰:“明旦欲与仁威出猎,须早出早还。”是夜四更,帝召俨,俨疑之。陆令萱曰:“兄兄唤,儿何不去?”俨出至永巷,刘桃枝反接其手。俨呼曰:“乞见家家、尊兄!”桃枝以袂塞其口,反袍蒙头负出,至大明宫,鼻血满面,立杀之,时年十四。不脱靴,裹以席,埋于室内。帝使启太后,临哭十余声,便拥入殿。明年三月,葬于邺西,赠谥曰楚恭哀帝,以慰太后。[2]《北齐书》卷十四 列传 第六 广平公盛等元海后妻,陆太姬甥也,故寻被追任使。武平中,与祖珽共执朝政。元海多以太姬密语告珽。珽求领军,元海不可,珽乃以其所告报太姬。姬怒,出元海为郑州刺史。邺城将败,征为尚书令。[2]《北齐书》卷十七 列传 第九 斛律金子光 羡……周将军韦孝宽忌光英勇,乃作谣言,令间谍漏其文于邺,曰“百升飞上天,明月照长安”,又曰“高山不推自崩,槲树不扶自竖”。祖珽因续之曰:“盲眼老公背上下大斧,饶舌老母不得语。”令小儿歌之于路。提婆闻之,以告其母令萱。萱以饶舌斥己也,盲老公谓珽也,遂相与协谋,以谣言启帝曰:“斛律累世大将,明月声震关西,丰乐威行突厥,女为皇后,男尚公主,谣言甚可畏也。”帝以问韩长鸾,鸾以为不可,事寝。[2]《北齐书》卷十八 列传 第十 孙腾 高隆之 司马子如……(司马)子瑞弟幼之,清贞有素行,少历显位。隋开皇中,卒于眉州刺史。子瑞妻,令萱之妹,及令萱得宠于后主,重赠子瑞怀州剌史,诸子亦并居显职。同游,武平末给事黄门侍郎。同回,太府卿。[2]《北齐书》卷二十九 列传 第二十一 李浑子湛 浑弟绘 族子公绪……(李公绪子)李韫与陆令萱女弟私通,令萱奏授太子舍人。 ……[2]《北齐书》卷三十三 列传 第二十五 萧明 萧祇 萧退 萧放 徐之才……武平元年,重除尚书左仆射。之才于和士开、陆令萱母子曲尽卑狎,二家苦疾,救护百端。由是迁尚令,封西阳郡王。……[2]《北齐书》卷三十九 列传 第三十一 崔季舒 祖珽……是时陆令萱外干朝政,其子穆提婆爱幸。珽乃遗陆媪(令萱)弟悉达书曰 :“赵彦深心腹深沉,欲行伊、霍事 ,仪同姊弟岂得平安,何不早用智士耶 ?”和士开亦以珽能决大事,欲以为谋主,故弃除旧怨,虚心待之。与陆媪言于帝曰 :“襄、宣、昭三帝,其子皆不得立,今至尊犹在帝位者,实由祖孝征。此人有大功,宜报重恩。孝征心行虽薄,奇略出人,缓急真可凭仗。且其双盲,必无反意,请唤取问其谋计 。”从之,入为银青光禄大夫、秘书监,加开府仪同三司。和士开死后,仍说陆媪出彦深,以珽为侍中。在晋阳,通密启请诛琅邪王。其计既行,渐被任遇。[2]又太后之被幽也,珽欲以陆媪为太后,撰魏帝皇太后故事,为太姬(陆令萱)言之。谓人曰 :“太姬虽云妇人,寔是雄杰,女娲已来无有也 。”太姬亦称珽为国师、国宝。由是拜尚书左仆射,监国史,加特进,入文林馆,总监撰书,封燕郡公,食太原郡干,给兵七十人。所住宅在义井坊,旁拓邻居,大事修筑,陆媪自往案行。势倾朝野。斛律光甚恶之,遥见窃骂云 :“多事乞索小人,欲行何计数 !”常谓诸将云 :“边境消息,处分兵马,赵令尝与吾等参论之。盲人掌机密来,全不共我辈语,止恐误他国家事 。”又珽颇闻其言,因其女皇后无宠,以谣言闻上曰:“百升飞上天,明月照长安 。”令其妻兄郑道盖奏之。帝问珽,珽证实。又说谣云 :“高山崩,槲树举,盲老翁背上下大斧,多事老母不得语 。”珽并云“盲老翁是臣”,云与国同忧戚,劝上行,语“ 其多事老母,似道女侍中陆氏 ”。帝以问韩长鸾、穆提婆,并令高元海、段士良密议之,众人未从 。因光府参军封士让启告光反,遂灭其族。珽又附陆媪,求为领军,后主许之。诏须覆奏,取侍中斛律孝卿署名 。孝卿密告高元海,元海语侯吕芬、穆提婆云 :“孝征汉儿,两眼又不见物,岂合作领军也 。”明旦面奏,具陈珽不合之状,并书珽与广宁王孝珩交结,无大臣体。珽亦求面见,帝令引入。珽自分疏,并云与元海素相嫌,必是元海谮臣。帝弱颜不能讳,曰 :“然 。”珽列元海共司农卿尹子华、太府少卿李叔元、平准令张叔略等结朋树党。遂除子华仁州刺史,叔元襄城郡太守,叔略南营州录事参军。陆媪又唱和之,复除元海郑州刺史。珽自是专主机衡,总知骑兵、外兵事。内外亲戚,皆得显位。后主亦令中要数人扶侍出入,着纱帽直至永巷,出万春门向圣寿堂,每同御榻论决政事,委任之重,群臣莫比。……自和士开执事以来,政体隳坏,珽推崇高望,官人称职,内外称美。复欲增损政务,沙汰人物。始奏罢京畿府,并于领军,事连百姓,皆归郡县。宿卫都督等号位从旧官名,文武章服并依故事。又欲黜诸阉竖及群小辈,推诚朝廷,为致治之方。陆媪、穆提婆议颇同异。珽乃讽御史中丞丽伯令劾主书王子冲纳贿,知其事连穆提婆,欲使赃罪相及,望因此坐,并及陆媪。犹恐后主溺于近习,欲因后党为援,请以皇后兄胡君瑜为侍中、中领军,又征君瑜兄梁州刺史君璧,欲以为御史中丞。陆媪闻而怀怒,百方排毁,即出君瑜为金紫光禄大夫,解中领军,君璧还镇梁州。皇后之废,颇亦由此。王子冲释而不问。珽日益以疏,又诸宦者更共谮毁之,无所不至。后主问诸太姬,悯默不对,及三问,乃下床拜曰 :“老婢合死,本见和士开道孝征多才博学,言为善人,故举之,比来看之,极是罪过,人实难知。老婢合死 。”后主令韩长鸾检案,得其诈出敕受赐十余事,以前与其重誓不杀,遂解珽侍中、仆射,出为北徐州刺史。珽求见后主,韩长鸾积嫌于珽,遣人推出柏阁。珽固求面见,坐不肯行。长鸾乃令军士牵曳而出,立珽于朝堂,大加诮责。上道后,令追还,解其开府仪同、郡公,直为刺史。[2]《北齐书》卷五十 列传 第四十二 郭季 和士开 穆提婆 高阿那肱 韩凤 韩宝业等……穆提婆,本姓骆,汉阳人也。父超,以谋叛伏诛。提婆母陆令萱尝配入掖庭,后主襁褓之中,令其鞠养,谓之干阿你,遂大为胡后所昵爱。令萱奸巧多机辩,取媚百端,宫掖之中,独擅威福。天统初,奏引提婆入侍后主,朝夕左右,大被亲狎,嬉戏丑亵,无所不为。宠遇弥隆,官爵不知纪极,遂至录尚书事,封城阳王。令萱又佞媚,穆昭仪养之为母,是以提婆改姓穆氏。及穆后立,令萱号曰太姬,此即齐朝皇后母氏之位号也,视第一品,班在长公主之上。自武平之后,令萱母子势倾内外矣。庸劣之徒皆重迹屏气焉。自外杀生予夺不可尽言。晋州军败,后主还邺,提婆奔投周军,令萱自杀,子孙大小皆弃市,籍没其家。[2]《艳异编》卷八 宫掖部四后主皇后穆氏,名邪利。本斛律后从婢也。母名轻霄,本穆子伦婢也。转入侍中宋钦道家,奸私而生后,莫知氏族。或云,后即钦道女子也。小字黄花,后字舍利。钦道妇妒,黥妇轻霄面,为宋郎钦道伏诛。黄花因此入宫,有幸于后主。女侍中陆大姬知其宠,养以为女,号为弘德夫人。武平元年六月生子,时后主未有储嗣,陆阴结代以监抚之任,不可无王。时皇后斛律氏,丞相光之女也。虑其怀恨,先令母养之,立为皇太子。陆以国姓之重,陆、穆相对,又奏赐姓穆氏。胡庶人之废也,陆有助焉,故遂立为皇后。[3]《册府元龟》 卷九百三十四 总录部 告讦又雒上王思宗之子元海後妻陆大姬甥也。大姬即後主女侍中也。後主武平中与共执朝政,元海多以大姬密语告,求领军元海,不可,乃以其所告报大姬,姬怒出元海为郑州刺史。[4]电视剧的内容完全是瞎编的,编剧的某些依据来自于《北齐书》和《北史》里面的陆玲萱:下面是一些记载:陆令萱,北齐女官,封女侍中,后主高纬乳母,被称为太姬(北齐皇后之母的尊称)。北史中记载她是高欢部将骆超之妻,因夫谋反而配入掖庭,做了后主高纬的乳母,并得到到胡太后的喜爱。陆令萱为人机智精明,办事干练,说话得体,善于奉迎高湛及其胡后。从此便在宫中得到信任。公元565年,高湛禅位给高纬。九岁的高纬继承皇位,朝中大权操纵在他母亲胡太后和尚书左仆射和士开的手中。由于后主是陆令萱一手抚养长大的,所以在感情上后主与陆令萱更好,对陆令萱的话也是言听计从。随着后主的主政,陆令萱的权力也越来越大,成为宫中总管,在后宫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高纬本娶太尉斛律光的女儿为皇后,但后来却专宠皇后带来的侍婢穆黄花。公元570年,穆黄花生下皇子恒,陆令萱便收穆黄花为义女,帮助她获得了“弘德夫人”的封号。[1]同时作主将高恒让给斛律皇后为养子,使高恒得立为太子。斛律皇后被废黜后,陆令萱多次劝说高纬立穆夫人为皇后,胡太后却主立自己的侄女胡昭仪为皇后。陆令萱对此并不死心,以穆夫人的儿子高恒是太子为由,日夜游说劝说,终于使穆夫人被立为左皇后。一日陆令萱在与胡太后闲谈时,忽然叹了一口气,说道“真是人心不可测呀,亲侄女竟然说出那种话来。”胡太后忙问何事,陆令萱欲言又止,摆摆手,摇摇头,说:“这话可不便说出来。”胡太后追问再三,陆令萱才说:“胡皇后对皇上说,‘太后行为多有不法,不足为人母训’”。不守妇道的胡太后最怕人揭她伤疤,不由火冒三丈,立刻叫人把胡皇后唤来,不容分说,命侍女把她头发剃光,遣送回家。公元573年,后主立穆夫人为皇后。因为陆令萱是穆皇后之母,所以号称“大姬”(太姬),视一品,班列在长公主之上。令萱之子穆提婆与母亲合谋,权倾天下,立祖珽为宰相,杀胡长仁,都出自于陆令萱的指示。穆提婆后求娶斛律光庶女,斛律光不同意。这样陆令萱母子与斛律光结怨。后陆令萱母子与祖珽为谋,便诬告斛律光想谋反,后主信以为真,于公元572年,诱杀了斛律光。由于祖珽势力的不断增长,势力渐渐与陆令萱不相上下,陆令萱便与之展开了一场争权夺势的斗争。她利用自己控制后宫的有利条件,不久就战胜祖珽,使祖珽失势,罢免他侍中等职,贬为徐州刺史。接着使穆提婆接替祖珽,为尚书左仆射,集军政大权于一身。公元576年,北周大举进攻北齐,齐军节节溃败。公元577年,周军攻克邺都,后主携幼主逃至青州(今山东省益都)。在关键时刻,他的宠臣高阿那肱投降了周军,并俘获后主、幼主作为见面礼,致此北齐灭亡。陆令萱在其子穆提婆降周后,也被迫自杀。北史》中关于陆令萱的记载散见于《列传第九》《列传第二》等。1、穆提婆,本姓骆,汉阳人也。父超,以谋叛伏诛。提婆母陆令萱尝配入掖庭,后主襁褓之中,令其鞠养,谓之干阿你,遂大为胡后所昵爱。令萱奸巧多机辩,取媚百端,宫掖之中,独擅威福。……令萱又佞媚,穆昭仪养之为母,是以提婆改姓穆氏。及穆后立,令萱号曰太姬,此即齐朝皇后母氏之位号也,视第一品,班在长公主之上。2、后主皇后穆氏,名邪利,本斛律后从婢也。母名轻霄,本穆子伦婢也。转入侍中穴钦道家,奸私而生后,莫知氏族,或云后即钦道女子也。小字黄花,后字舍利。钦道妇妒,轻霄面黥为宋字。钦道伏诛,黄花因此入宫,有幸于后主,宫内称为“舍利大监”。女侍中陆大姬知其宠,养以为女,荐为弘德夫人。武平元年六月,生皇子恒。于时后主未有储嗣,陆阴结待,以监抚之任不可无主,时皇后斛律氏,丞相光之女也,虑其怀恨,先令母养之,立为皇太子。陆以国姓之重,穆、陆相对,又奏赐姓穆氏。胡庶人之废也,陆有助焉,故遂立为皇后,大赦。初,有折冲将军元正烈,于邺城东水中得玺以献,文曰“天王后玺”,盖石氏所作。诏书颁告,以为穆后之瑞焉。3、穆提婆求娶光庶女,不许。帝赐提婆晋阳之田,光言于朝曰:“此田神武帝以来常种禾,饲马数千匹,以拟寇难,今赐提婆,无乃阙军务也?”由是祖、穆积怨。周将军韦孝宽忌光英勇,乃作谣言,令间谍漏其文于邺,曰“百升飞上天,明月照长安”,又曰“高山不推自崩,槲树不扶自竖”。祖珽因续之曰:“盲眼老公背上下大斧,饶舌老母不得语。”令小儿歌之于路。提婆闻之,以告其母令萱(陆令萱)。萱以饶舌斥己也,盲老公谓珽也,遂相与协谋,以谣言启帝曰:“斛律累世大将,明月声震关西,丰乐威行突厥,女为皇后,男尚公主,谣言甚可畏也。”帝以问韩长鸾,鸾以为不可,事寝。祖珽又见帝请间,唯何洪珍在侧。帝曰:“前得公启,即欲施行,长鸾以为无此理。”珽未对,洪珍进曰:“若本无意则可,既有此意而不决行,万一泄露如何?”帝曰:“洪珍言是也。”犹豫未决。会丞相府佐封士让密启云:“光前西讨还,敕令放兵散,光令军逼帝京,将行不轨,事不果而止。家藏弩甲,奴僮千数,每遣使丰乐、武都处,阴谋往来。若不早图,恐事不可测。”启云“军逼帝京”,会帝前所疑意,谓何洪珍云:“人心亦大圣,我前疑其欲反,果然。”帝性至怯懦,恐即变发,令洪珍驰召祖珽告之。又恐追光不从命。珽因云:“正尔召之,恐疑不肯入。宜遣使赐其一骏马,语云‘明日将往东山游观,王可乘此马同行’,光必来奉谢,因引入执之。”帝如其言。顷之,光至,引入凉风堂,刘桃枝自后拉而杀之,时年五十八。于是下诏称光谋反,今已伏法,其余家口并不须问。寻而发诏,尽灭其族。《北齐书》卷八 帝纪 第八 后主 幼主……(后主)任陆令萱、和士开、高阿那肱、穆提婆、韩长鸾等宰制天下,陈德信、邓长颙、何洪珍参预机权。……[2]《北齐书》卷九 列传 第一 诸后武成皇后胡氏,安定胡延之女。其母范阳卢道约女,初怀孕,有胡僧诣门曰 :“此宅瓠芦中有月”,既而生后。天保初,选为长广王妃。产后主日,号鸣于产帐上。武成崩,尊为皇太后,陆媪及和士开密谋杀赵郡王睿,出娄定远、高文遥为刺史。和、陆谄事太后,无所不至。后主皇后胡氏,陇东王长仁女也。胡太后失母仪之道,深以为愧,欲求悦后主,故饰后于宫中,令帝见之。帝果悦,立为弘德夫人,进左昭仪,大被宠爱。斛律后废,陆媪欲以穆夫人代之,太后不许。祖孝征请立胡昭仪,遂登为皇后。陆媪既非劝立,又意在穆夫人,其后于太后前作色而言曰 :“何物亲侄女,作如此语言 !”太后问有何言,曰 :“不可道 。”固问之,乃曰 :“语大家云,太后行多非法,不可以训 。”太后大怒,唤后出,立剃其发,送令还家。帝思之,每致物以通意。后与斛律废后俱召入内,数日而邺不守。后亦改嫁。后主皇后穆氏,名邪利,本斛律后从婢也。母名轻霄,本穆子伦婢也,转入侍中宋钦道家,奸私而生后,莫知氏族,或云后即钦道女子也。小字黄花,后字舍利。钦道妇妒,黥轻霄面为“宋”字。钦道伏诛,黄花因此入宫,有幸于后主,宫内称为舍利太监。女侍中陆太姬知其宠,养以为女,荐为弘德夫人。武平元年六月,生皇子恒。于时后主未有储嗣,陆阴结待,以监抚之任不可无主,时皇后斛律氏,丞相光之女也,虑其怀恨,先令母养之,立为皇太子。陆以国姓之重,穆、陆相对,又奏赐姓穆氏。胡庶人之废也,陆有助焉,胡遂立为皇后,大赦。初,有折冲将军元正烈于邺城东水中得玺以献,文曰“天王后玺”,盖石氏所作。诏书颁告,以为穆后之瑞焉。武成时,为胡后造真珠裙袴,所费不可称计,被火所烧。后主既立穆皇后,复为营之。属周武遭太后丧,诏侍中薛孤、康买等为吊使,又遣商胡赍锦彩三万匹与使同往,欲市真珠为皇后造七宝车,周人不与交易,然而竟造焉。先是童谣曰 :“黄华势欲落,清觞满杯酌 。”言黄花不久也,后主自立穆后以后,昏饮无度,故云清觞满杯酌。陆息骆提婆诏改姓为穆,陆太姬,皆以皇后故也。后既以陆为母,提婆为家,更不采轻霄。轻霄后自疗面,欲求见,太后、陆媪使禁掌之,竟不得见。[2]《北齐书》卷十二 列传 第四 诸王……帝又使冯子琮召俨,俨辞曰:“士开昔来实合万死,谋废至尊,剃家家头使作阿尼,故拥兵马欲坐着孙凤珍宅上,臣为是矫诏诛之。尊兄若欲杀臣,不敢逃罪,若放臣,愿遣姊姊来迎臣,臣即入见。”姊姊即陆令萱也,俨欲诱出杀之。令萱执刀帝后,闻之战栗。又使韩长鸾召俨,俨将入,刘辟疆牵衣谏曰:“若不斩提婆母子,殿下无由得入。”…………自是太后处俨于宫内,食必自尝之。陆令萱说帝曰:“人称琅邪王聪明雄勇,当今无敌,观其相表,殆非人臣。自专杀以来,常怀恐惧,宜早为计。”何洪珍与和士开素善,亦请杀之。未决,以食舆密迎祖珽问之,珽称周公诛管叔,季友鸩庆父,帝纳其言。以俨之晋阳,使右卫大将军赵元侃诱执俨。元侃曰:“臣昔事先帝,日见先帝爱王,今宁就死,不能行。”帝出元侃为豫州刺史。九月下旬,帝启太后曰:“明旦欲与仁威出猎,须早出早还。”是夜四更,帝召俨,俨疑之。陆令萱曰:“兄兄唤,儿何不去?”俨出至永巷,刘桃枝反接其手。俨呼曰:“乞见家家、尊兄!”桃枝以袂塞其口,反袍蒙头负出,至大明宫,鼻血满面,立杀之,时年十四。不脱靴,裹以席,埋于室内。帝使启太后,临哭十余声,便拥入殿。明年三月,葬于邺西,赠谥曰楚恭哀帝,以慰太后。[2]《北齐书》卷十四 列传 第六 广平公盛等元海后妻,陆太姬甥也,故寻被追任使。武平中,与祖珽共执朝政。元海多以太姬密语告珽。珽求领军,元海不可,珽乃以其所告报太姬。姬怒,出元海为郑州刺史。邺城将败,征为尚书令。[2]《北齐书》卷十七 列传 第九 斛律金子光 羡……周将军韦孝宽忌光英勇,乃作谣言,令间谍漏其文于邺,曰“百升飞上天,明月照长安”,又曰“高山不推自崩,槲树不扶自竖”。祖珽因续之曰:“盲眼老公背上下大斧,饶舌老母不得语。”令小儿歌之于路。提婆闻之,以告其母令萱。萱以饶舌斥己也,盲老公谓珽也,遂相与协谋,以谣言启帝曰:“斛律累世大将,明月声震关西,丰乐威行突厥,女为皇后,男尚公主,谣言甚可畏也。”帝以问韩长鸾,鸾以为不可,事寝。[2]《北齐书》卷十八 列传 第十 孙腾 高隆之 司马子如……(司马)子瑞弟幼之,清贞有素行,少历显位。隋开皇中,卒于眉州刺史。子瑞妻,令萱之妹,及令萱得宠于后主,重赠子瑞怀州剌史,诸子亦并居显职。同游,武平末给事黄门侍郎。同回,太府卿。[2]《北齐书》卷二十九 列传 第二十一 李浑子湛 浑弟绘 族子公绪……(李公绪子)李韫与陆令萱女弟私通,令萱奏授太子舍人。 ……[2]《北齐书》卷三十三 列传 第二十五 萧明 萧祇 萧退 萧放 徐之才……武平元年,重除尚书左仆射。之才于和士开、陆令萱母子曲尽卑狎,二家苦疾,救护百端。由是迁尚令,封西阳郡王。……[2]《北齐书》卷三十九 列传 第三十一 崔季舒 祖珽……是时陆令萱外干朝政,其子穆提婆爱幸。珽乃遗陆媪(令萱)弟悉达书曰 :“赵彦深心腹深沉,欲行伊、霍事 ,仪同姊弟岂得平安,何不早用智士耶 ?”和士开亦以珽能决大事,欲以为谋主,故弃除旧怨,虚心待之。与陆媪言于帝曰 :“襄、宣、昭三帝,其子皆不得立,今至尊犹在帝位者,实由祖孝征。此人有大功,宜报重恩。孝征心行虽薄,奇略出人,缓急真可凭仗。且其双盲,必无反意,请唤取问其谋计 。”从之,入为银青光禄大夫、秘书监,加开府仪同三司。和士开死后,仍说陆媪出彦深,以珽为侍中。在晋阳,通密启请诛琅邪王。其计既行,渐被任遇。[2]又太后之被幽也,珽欲以陆媪为太后,撰魏帝皇太后故事,为太姬(陆令萱)言之。谓人曰 :“太姬虽云妇人,寔是雄杰,女娲已来无有也 。”太姬亦称珽为国师、国宝。由是拜尚书左仆射,监国史,加特进,入文林馆,总监撰书,封燕郡公,食太原郡干,给兵七十人。所住宅在义井坊,旁拓邻居,大事修筑,陆媪自往案行。势倾朝野。斛律光甚恶之,遥见窃骂云 :“多事乞索小人,欲行何计数 !”常谓诸将云 :“边境消息,处分兵马,赵令尝与吾等参论之。盲人掌机密来,全不共我辈语,止恐误他国家事 。”又珽颇闻其言,因其女皇后无宠,以谣言闻上曰:“百升飞上天,明月照长安 。”令其妻兄郑道盖奏之。帝问珽,珽证实。又说谣云 :“高山崩,槲树举,盲老翁背上下大斧,多事老母不得语 。”珽并云“盲老翁是臣”,云与国同忧戚,劝上行,语“ 其多事老母,似道女侍中陆氏 ”。帝以问韩长鸾、穆提婆,并令高元海、段士良密议之,众人未从 。因光府参军封士让启告光反,遂灭其族。珽又附陆媪,求为领军,后主许之。诏须覆奏,取侍中斛律孝卿署名 。孝卿密告高元海,元海语侯吕芬、穆提婆云 :“孝征汉儿,两眼又不见物,岂合作领军也 。”明旦面奏,具陈珽不合之状,并书珽与广宁王孝珩交结,无大臣体。珽亦求面见,帝令引入。珽自分疏,并云与元海素相嫌,必是元海谮臣。帝弱颜不能讳,曰 :“然 。”珽列元海共司农卿尹子华、太府少卿李叔元、平准令张叔略等结朋树党。遂除子华仁州刺史,叔元襄城郡太守,叔略南营州录事参军。陆媪又唱和之,复除元海郑州刺史。珽自是专主机衡,总知骑兵、外兵事。内外亲戚,皆得显位。后主亦令中要数人扶侍出入,着纱帽直至永巷,出万春门向圣寿堂,每同御榻论决政事,委任之重,群臣莫比。……自和士开执事以来,政体隳坏,珽推崇高望,官人称职,内外称美。复欲增损政务,沙汰人物。始奏罢京畿府,并于领军,事连百姓,皆归郡县。宿卫都督等号位从旧官名,文武章服并依故事。又欲黜诸阉竖及群小辈,推诚朝廷,为致治之方。陆媪、穆提婆议颇同异。珽乃讽御史中丞丽伯令劾主书王子冲纳贿,知其事连穆提婆,欲使赃罪相及,望因此坐,并及陆媪。犹恐后主溺于近习,欲因后党为援,请以皇后兄胡君瑜为侍中、中领军,又征君瑜兄梁州刺史君璧,欲以为御史中丞。陆媪闻而怀怒,百方排毁,即出君瑜为金紫光禄大夫,解中领军,君璧还镇梁州。皇后之废,颇亦由此。王子冲释而不问。珽日益以疏,又诸宦者更共谮毁之,无所不至。后主问诸太姬,悯默不对,及三问,乃下床拜曰 :“老婢合死,本见和士开道孝征多才博学,言为善人,故举之,比来看之,极是罪过,人实难知。老婢合死 。”后主令韩长鸾检案,得其诈出敕受赐十余事,以前与其重誓不杀,遂解珽侍中、仆射,出为北徐州刺史。珽求见后主,韩长鸾积嫌于珽,遣人推出柏阁。珽固求面见,坐不肯行。长鸾乃令军士牵曳而出,立珽于朝堂,大加诮责。上道后,令追还,解其开府仪同、郡公,直为刺史。[2]《北齐书》卷五十 列传 第四十二 郭季 和士开 穆提婆 高阿那肱 韩凤 韩宝业等……穆提婆,本姓骆,汉阳人也。父超,以谋叛伏诛。提婆母陆令萱尝配入掖庭,后主襁褓之中,令其鞠养,谓之干阿你,遂大为胡后所昵爱。令萱奸巧多机辩,取媚百端,宫掖之中,独擅威福。天统初,奏引提婆入侍后主,朝夕左右,大被亲狎,嬉戏丑亵,无所不为。宠遇弥隆,官爵不知纪极,遂至录尚书事,封城阳王。令萱又佞媚,穆昭仪养之为母,是以提婆改姓穆氏。及穆后立,令萱号曰太姬,此即齐朝皇后母氏之位号也,视第一品,班在长公主之上。自武平之后,令萱母子势倾内外矣。庸劣之徒皆重迹屏气焉。自外杀生予夺不可尽言。晋州军败,后主还邺,提婆奔投周军,令萱自杀,子孙大小皆弃市,籍没其家。[2]《艳异编》卷八 宫掖部四后主皇后穆氏,名邪利。本斛律后从婢也。母名轻霄,本穆子伦婢也。转入侍中宋钦道家,奸私而生后,莫知氏族。或云,后即钦道女子也。小字黄花,后字舍利。钦道妇妒,黥妇轻霄面,为宋郎钦道伏诛。黄花因此入宫,有幸于后主。女侍中陆大姬知其宠,养以为女,号为弘德夫人。武平元年六月生子,时后主未有储嗣,陆阴结代以监抚之任,不可无王。时皇后斛律氏,丞相光之女也。虑其怀恨,先令母养之,立为皇太子。陆以国姓之重,陆、穆相对,又奏赐姓穆氏。胡庶人之废也,陆有助焉,故遂立为皇后。[3]《册府元龟》 卷九百三十四 总录部 告讦又雒上王思宗之子元海後妻陆大姬甥也。大姬即後主女侍中也。後主武平中与共执朝政,元海多以大姬密语告,求领军元海,不可,乃以其所告报大姬,姬怒出元海为郑州刺史。[4]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